2016年9月8日 星期四

清潔能源的工作機會在美國急遽增加,為何主流媒體卻不知道?

Clean Energy Jobs Are Exploding in America. Why Don’t Mainstream Reporters Know?
一些記者仍然在宣揚對風能和太陽能工作錯誤且虛假的描述,Jigar Shah論道。
by Jigar Shah 
September 02, 2016


我和很多美國人一樣,是美國公共媒體節目Marketplace的狂熱聽眾。該節目自稱是「國內無論收音機或電視、商業或公共廣播,最被廣泛收聽的商業經濟節目。」但如此普及也會引發問題,特別當記者在節目中討論著他們不了解的事物時。

本月上旬,Marketplace有一篇關於經濟的每週綜合報導,重點放在製造業的工作機會,因為總統候選人雙方的競選活動都表達了對於此問題的重視。來賓是華爾街日報的John Carney和華盛頓郵報的Catherine Rampell。

在第三分鐘,Rampell就清潔能源的工作機會是否真的能幫助到被解僱的製造業工人發表意見。在四分三十秒時,Carney展現出他完全的無知並聲稱清潔能源的工作機會是「科幻」。

我知道Marketplace並不是這麼無知。Scott Tong定期為節目做出優秀的清潔能源報導。

讓我來澄清真相,因為Rampell和Carney顯然覺得上節目前用Google做基本搜尋是相當麻煩的事。

光是太陽能行業,經濟大衰退時期在美國每80個工作就有一個。要是包括風能、LED照明等清潔能源類別的話,這個數字可能接近33。

對於太陽能行業,大部分的這些新的就業機會平均時薪$21,與藍領的建築業和製造業相當—遠高於這集後面南卡羅來納州吹捧的無工會製造業就業機會的每小時$16。

值得注意的是,連Kai Ryssdal(Marketplace的主持人)都參與了抨擊,質疑清潔能源是否能在僱用被解雇的製造業和採礦業工人上取得初步進展(make a dent in)。

事實上,太陽能產業已經雇用了比其他產業更多的退伍軍人重新培訓煤礦工人,甚至還為失去工作的石油和天然氣工人提供軟著陸(soft landing)。絕大多數太陽能和風能工人的培訓時間都不到半年,因為他們以前的工作經驗和訓練可以完全轉移。

根據美國勞動統計局,「風力技師(wind technician)」是成長最快的工作類別—成長速度為第二名職能治療助理的兩倍。

在2015年,太陽能風能等產業的製造部門在美國雇用了數以萬計的人製造零件,2014年多達20000人。事實上,此數字預計在未來五年將繼續以這樣的速度增長。

到底為何像Marketplace如此精彩的節目會錯得這麼離譜?到底為什麼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沒有人知道太陽能和風能發電目前在美國佔新增r加發電產能(new electric capacity additions)超過75%—只算2016年便代表了700億元的新資產投資。因此,這些行業正在產生大量的資金投資銀行、律師、會計師,經常是報紙和廣播節目的廣告支出。


我的感覺是,這些傢伙希望離環保主義者越遠越好。環保主義者值得讚揚的是,在美國清潔能源已經被熱心的他們全心全意接受並給其定義。但是對我們集體不利的事,他們編織出一個空想、天真的故事,脫離了能源經濟轉型實際上正在我們周遭成形的現實。

其結果是,清潔能源被誤認為未來社會過於消極(passive))和珍貴(precious)的解決方案—一朵嬌嫩的向日葵在健壯的礦工面前搖擺,或是藍天綠地與穿透土丘的壓裂鑽井平台形成的鮮明對比。它與願景比起來感覺更像是烏托邦,比起必要更像是種奢侈。

簡而言之,這感覺不美國。(In short, it doesn’t feel American.)

美國人是「能行、馬上、是的夫人(can-do, right-now, yes ma’am)」。幸運的是,實際的能源經濟轉型如同胡佛大壩或州際高速公路一樣,是相當美國的,甚至更驚天動地。但願政治家、媒體、商界領袖以及美國公眾的討論能反映現實。

遺憾的是,清潔能源的議論是深入且非必要的極化。如氣候變化本身,它已經成為一個大文化戰爭的一部分,巧妙地迎合了媒體建立假平衡(false equivalence)的趨勢,使工人對抗社會運動者,商人對抗學者,理性(common sense)對抗理想主義。其結果是,根據最近的調查,民眾對於採取行動防止氣候變化緊迫性的看法,沿著政黨的路線分裂並介於「讓我們做點什麼吧!」和「咩」之間。
假平衡:https://en.wikipedia.org/wiki/False_balance

能源本身可能是乾淨的,但工作和職位如同任何美國人的奮鬥,是立基於泥土、汗水和腰酸背痛的勞動上,甚至比任何美國人更長久。

我們需要轉變與美國公眾的對話,結合深厚的情感和充滿抱負的敘述。清潔能源可以像水力壓裂法(fracking)一樣,讓人感覺鋒利(或新銳,尖端技術之意,cutting-edge)、堅固、可靠、有彈性、堅韌以及典型美國(all-American)。美國人對獨立、自由,自足和機會的相同理想可以讓綠色倡導者和茶黨中堅,勞工和企業家商店街(Main Street)和華爾街團結在一起。
Main Street: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9afb570100bxb2.html

獨立是美國人身份認同的核心價值。清潔能源則如同將獨立換成電子:應用狡猾(機靈)、汗水(努力)和創造力從美國的大地產生源源不絕的電力。(Independence is the heart of American identity. Clean energy is independence turned into electrons: the application of cunning, sweat and ingenuity to harness the restless power of the American landscape.)
編按:大意為「獨立之於美國認同,如同電子之於清潔能源,清潔能源的核心價值是能夠產生(足夠的)電力」

美國能源經濟正在轉變,而且相當迅速。清潔能源和能源效率的成長正在發生。我們可以讓數以百萬計的人從煤礦開採、低技術的製造業,甚至是石油和天然氣開採進入對人類和地球健康沒有負面影響的高薪工作。

通過重塑清潔能源的形象,我們可以賦予所有美國人為更強大的未來共同努力的權力。是時候放下身段了(It’s time to get down and dirty.)。

Jigar Shah是Generate Capital的總裁和GTM的Energy Gang播客的共同主持。這篇最初發表於LinkedIn。
聽聽Jigar在本週的播客討論這篇,從30:55開始。


來源:http://www.greentechmedia.com/articles/read/why-dont-mainstream-reporters-know-clean-energy-jobs-are-booming